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孙卓回家拐卖儿童是否要“买卖同罪”?

发布日期:2022-07-05 23:34   来源:未知   阅读:

  踏遍全国26个省份,漫漫14年寻子路,电影《亲爱的》原型孙海洋,终于找到了儿子孙卓,消息瞬间就传遍了大街小巷。

  孙卓出生于2003年的腊月。2007年,为了给儿子更好的生活,孙海洋带着妻儿来到了大城市深圳。然而租下包子铺的第9天,儿子就不见了。至此孙海洋和妻子踏上了寻找孙卓的路,这一找就是14年。

  2014年,以孙海洋为原型的电影《亲爱的》上映了,对于这部电影,孙海洋只有一个要求:把自己的电话留在电影里面,希望更多的人给他的寻子过程提供有用的线日,孙海洋与儿子孙卓相认。

  据警方介绍,2007年,拐卖孙卓的犯罪嫌疑人吴某龙在深圳打工,因其二哥家里只有两个女儿,一直想要个男孩,他便萌生了拐卖男孩的念头。

  除了在10月份拐走孙卓后,吴某龙还因自己大哥家的侄子也想要男孩,在同年12月又拐走了另一个孩子符建涛。

  如今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检察院批捕,帮助其藏匿孩子的同犯也正在申请批捕中。此外,除正在生病的孙卓养父,孙卓养母及另一名被拐孩子符建涛的养父母也被采取强制措施取保候审,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对于养父母被采取强制措施这一消息,孙卓表示并不知情,他觉得养父母应该不会被判刑,“如果真的被判刑了,那我会生气的”。

  此前孙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想要回到养父母的身边,毕竟有了十多年的感情。

  据新闻报道,孙海洋希望儿子回到自己身边,但是儿子还是想回到山东读书,“他对我一点记忆都没有,一些很明显的东西,我以为他一生都会记得,没想到他不记得”。

  孙海洋现在对儿子孙卓的养父母已没有了怨恨,他表示,以前没有找到儿子的时候,曾怨恨过,但看到儿子后,就放下了。

  就在全国网友替孙海洋高兴的同时,一些疑问也随之浮出水面:养父母是否涉嫌违法犯罪?孙海洋寻子的消息传播多年,孙卓的养父母是否存在故意隐瞒消息、阻碍解救的行为?

  当大家沉浸在为孙海洋开心的情绪里时,今天,有这样一条消息悄然上了热搜——“被拐儿童找回后将生母拉黑”。

  《民生周刊》记者了解到,故事的主人公杨家鑫正是“梅姨案”被拐儿童。他和妈妈夏先菊在警方的安排下见了一面后,决定还是和养父母一起生活。

  杨家鑫至今没有回过真正的老家四川,在他丢失半年后,他的亲生父亲已坠车自杀。更让夏先菊伤心的是,不知何时起,儿子已经把她拉黑了。

  夏先菊说:“我只是想像一个朋友那样关心一下,可是他都把我拉黑了,我只能从他的养母那知道一些情况。”

  而关于养父母,夏先菊已不打算再去追究他们的责任了,“毕竟这些年他们是善待杨家鑫的”,她梦里经常出现的被拐儿童被伤害的场景,都没有出现在杨家鑫的身上。她也期待孩子再长大一些之后,对她的态度能转变。

  就在今年夏天,也是和《亲爱的》相似的剧情,不同的是,故事的主人公已经作出了选择。

  时隔24年,电影《失孤》原型人物郭刚堂终于找到了被拐卖的儿子郭新振,据报道,郭新振说,养父母年纪比较大了,需要人照顾,他的工作也还在那边,因此,他以后还是想留在那边,但是自己假期多,会经常回来看看。

  郭刚堂夫妻俩则说,一切按孩子的意愿,他愿在哪边就在哪边,不让他受第二次伤害。

  湖南长沙,当民警找回被拐四年的小女孩,带着四岁的小圆圆来到她生母面前时,本以为会母女相拥的温情一幕,并没有在大家的想象中上演。

  取而代之的是小圆圆撕心裂肺地哭喊:“我要原来的妈妈!”而小圆圆的生母瞬间泪崩,蹲在地上掩面而泣。

  记者查阅发现,今年两会期间也有人大代表建议,对拐卖儿童的案件实行买卖同罪。

  在全国人大代表、卓尔控股董事长阎志看来,买方市场的存在,是拐卖儿童违法犯罪存在的重要原因。因而他建议,将拐卖儿童犯罪的刑期起点参照绑架罪,直接调整为十年以上,从严打击;同时,进一步提高对收买被拐卖儿童的惩罚力度,买卖同罪。

  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开始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九)中已经提高了对收买者的刑罚,其中明确: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不过,刑法中对于拐卖儿童的刑罚更为严厉: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列举的八种情形之一的,则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显然,目前买卖儿童的犯罪,对于卖方与买方刑罚并不相同。网友期待“买卖同罪”,主要是基于人贩子贩卖儿童是为了获利,只要切断市场需求,不存在买家,自然就没有人会再拐骗、出售儿童了。另外,对买方加以同样的重罚,用重刑使得买方不敢买,从而实现刑法的预防效果。

  回到这一次的孙卓被拐案中,目前据警方透露,除正在生病的孙卓养父,孙卓的养母及另一名被拐孩子符建涛的养父母都已被采取强制措施取保候审。

  刘超捷说:“就像目前,贩毒抓到基本就是死刑,也依然有人铤而走险。再严厉的法律,也不可能将犯罪根绝。”

  而在实际量刑时,考虑到卖方的主观恶性比养父母的主观恶性要大得多,因此大多案件对买卖方判案结果不同。例如,很多案件中,拐卖儿童者社会危害性极大,影响特别恶劣,针对这些拐卖者,往往就会从重量刑。

  刘超捷提出了两点看法:一是加强领养制度,比如在严格的户籍管理下,给孩子上户口时,派出所进行严格地盘查,此后孩子如若没有户口就上不了学等等情况,没有户口寸步难行;二是建立好网格员制度,每个网格员对所负责的网格内家庭情况都很了解,如果谁家里突然冒出个孩子,就该立即报案解决。

  此外,记者注意到,担心给孩子造成“二次伤害”也是很多亲生父母没有对养父母追责的重要原因。毕竟,成年人若和原先的生活环境完全割裂,突然换到完全陌生的地方,都需要很长时间去适应,更何况是一群涉世未深的孩子?

  12月6日,孙卓被拐卖案件经官方公布,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拐卖妇女儿童历来是国家重点打击的,此案因为是电视剧《亲爱的》的原型,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也属正常。

  从部分媒体的视频来看,频繁的提及“一边是生父母,一边是养父母”,孙卓现在面对现实也显得很为难。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孙卓在法律上是没有养父母的,孙卓和抚养他的人在法律上的关系是被害人和被告人(犯罪嫌疑人)的关系,不是养子和养父母的法律关系。

  法律上是存在合法的收养的,法律上的收养都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中,没有写在刑法里。下面两个法条就是法律关于买卖儿童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0条【拐卖妇女、儿童罪】拐卖妇女、儿童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拐卖妇女、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之一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1条【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也许有人会觉得,山东的家庭养了孙卓十几年,不是养父母是什么?准确的说,抚养的事实归抚养的事实,如果认为他们就是法律上的养父母,这就有点让犯罪行为产生的后果合法化的意思。

  虽然孩子很纠结,或者面对升学的压力和学习环境也没得选而不愿改变,这可以尊重孩子的选择。从法律的正义而言,恢复或重启孙卓的姓名和生父母都是必须的,被拐卖后虚假的父母关系应该解除,学校和公安机关应该提供方便,让孙卓回归到其真实的身份,这才是法律的正义所在。

  完全能理解,但孙卓么想是一回事,孙卓亲生父母怎么想又是一回事,这是两码事。

  刷抖音看到同时被拐的另一个男孩符建涛的亲生母亲接受采访说:她不会出具谅解书,因为她恨他们,但她也不反对孩子同情他们。

  养父母对两个孩子的被拐卖一定程度上有推波助澜的作用,毕竟没有买哪里来的拐卖呢

  但是孙卓和符建涛的养父母又对他们很好,作为唯一的儿子,他们备受宠爱,尤其是孙卓养父母家中已经有两个女儿了,他们对孙卓的宠爱甚至比自己女儿更多,所以孙卓说不愿意看到养父母坐牢,所以一部分网友认为功过相抵

  是啊,亲父母又做错了什么呢,好好的儿子被拐卖,难道还要谢谢人贩子和买家帮忙照顾儿子吗,多荒谬啊

  看到下面评论区有人说人家深圳有门面有房,完全不需要别人帮忙养孩子,其实不论这两家原本家庭条件是好还是坏,我又没请你帮我养儿子,说到底你们这是拐是偷啊,难道我的金元宝被你拿走好好珍藏就不算偷了?更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说到底是养父母和人贩子剥夺了亲生父母的权利

  看到很多人圣母说亲父母要感怀养父母恩德,为孩子积福,甚至有人说生恩不如养恩,要求亲生父母出具谅解书的

  真的很无奈,这些人还没有符建涛母亲通透,养儿有感恩的权利,但被拐儿子的亲生父母又何尝没有选择罪犯伏法的权利呢,这些人作为一个局外人,凭什么要求两个孩子不感恩或者要求亲生父母出具谅解书呢

  一方面人家孩子对养父母的感情怎么能凭你一句话断掉,另一方面干嘛要跟买卖儿童的人有那么强的共情能力呢,说难听点我觉得这些人要么是心智未开的小孩子,要么就是脑子。。。

  最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这种道德难题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我还是觉得根源就是买卖没有同罪

  被害人出具谅解书,的确会有一定程度的影响;接收被拐卖儿童者不虐待儿童、不阻碍其回到原家庭,也会影响判决。

  从刑法的一般预防效果来看,这不仅仅是亲生父母、被拐卖孩子、人贩子和「养父母」(姑且这么称呼吧,是否构成收买被拐卖儿童要看进一步调查)之间的事情,而是天下父母的事情。

  刑法是国家公器,照顾的不是一己之私,而是为了保护社会成员的利益。如果因为对孩子还不错就可以免除刑事责任,就等于降低了拐卖儿童产业链的成本。再说了,考虑到儿童的人生观、价值观形成受家庭教育影响很大,买主在和孩子相处的时间中,有条件慢慢进行思想灌输,影响儿童的是非观,导致对方行杨康事。

  打击拐卖儿童的「买方市场」,是我国立法发展的趋势。《刑法修正案(九)》将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六款修改为:「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从轻处罚;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需注意,原来的法律说的是「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改成了「可以从轻处罚」。买家就算不虐待孩子、不阻碍其返回原家庭,也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 这不是孩子和买家之间的矛盾,而是人贩子与全社会的矛盾,法律的修订,在实质上向着「买卖同罪」更近了一步。

  当国法和人情相矛盾时,一码归一码的态度就很好,本案中,付建涛父母的做法就值得品味:

  允许孩子探望所谓「养父母」,是因为体察了人性的复杂之处,对面临重要人生抉择的孩子报以尊重和理解,没有将自己复仇的怒火强加给孩子;

  拒绝出具谅解书,是站在天下父母一边,哪怕面临非议和潜在的打击报复、哪怕给自己的大团圆结局埋下一丝隐忧,也不向人贩子妥协。

  5、如果不追究养父母刑事责任,那么以后这类拐卖还会继续发生,因此追究养父母刑事责任法上的教育意义重大;

  8、由此可见,拐卖儿童案所造成的社会影响之恶劣令人发止,必须严格实施刑法对其进行问责。

  偏阴暗的说一句,不把养父母判了,让养父母一家和养子离心离德。不把当初开出生证明和上户口的抓出来,让地方上施加压力。孙海洋的这个儿子就真回不来了。没有外部力量和环境的改变,很多事情是不会发生变化的…

  而且很明白这小子现在是向着养父母的,他做的没错!他没错!他的言行符合一个人的标准!可他亲生爸妈是受到了迫害!(没孩子的不会理解的)况且拐卖者还是养父的亲戚,我觉得不单单是按照3年以下算得,他养父绝对够的上3年以上那条。邻居采访和养母的发言让人看了真是作呕!完全一副村法大于刑法的口吻。按照他们的意思只要买来的小孩对他好就不算犯法了,是不是买个女大学生也是?

  这是一个悲剧,这孩子是不幸的。这道题很难,就好像身体里有个异物无法取出,只能在截肢和长年累月吃止疼片里选择一个,都不太好选。再比如叙利亚那个海滩上的小天使是真的很可怜很可怜!但是放开国境让难民进来就是正确的嘛?

  一个父亲找了儿子14年,希望和等待是他最大的幸福,然而当他终于找到了儿子的时候,能够从言语中意识到儿子真正亲的不是他,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希望让他父母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能受到法律的制裁,这也是法律存在的意义,当人们无法做出选择的时候,法律来做出选择!

  孩子太可怜了,这几天之前他遇到的最大的烦恼,可能是考试少考了几分,喜欢的女生有没有对他笑,中午吃包子还是米饭。

  以前无忧无虑,知道真相后,一时肯定是拒绝的,下意识希望一切都是假的,没发生,还是原来的生活平静的自己。但是,其实这个家他是回不去了,就算买家不坐牢,内心也总有隔阂,不管买家怎么狡辩,真的理清楚了就明白买家一家是罪魁祸首,让他和亲父母骨肉分离,带给家人那么大的痛苦。但是感情是复杂的,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快乐、温暖、一起长大的时间,不可能从脑海里抹去,这些都会让他内心很撕裂、矛盾。

  对于亲生父母来说,那个家,他也很难回得去,从小没在一起长大,错过了成长期,生活习惯、思维习惯都会差异很大。即使亲父母想补偿他,这种时间造成的差异也很难完全融合,他会觉得自己在这个家里格格不入,亲父母也有另外两个孩子,他很容易觉得,那些人才是一家子,自己是个外人。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这个孩子是个受害人,亲父母也是受害人,希望严惩买家和人贩子!

  符建涛的母亲说的很好,他们就是(在人贩子帮助下)偷走了孩子,如果还出具了谅解书,孩子以后还认他们,那他们的行为就没有任何成本。就应该让他们人财两空。

  原谅买主的想法,看起来是对孩子好,实际上是坑了以后很多孩子。买主可以肆无忌惮买孩子,反正以后长大了,真被发现了,自己不受惩罚,还因为亲生父母顾及孩子感受,被绑架,以后孩子还可能认他们。

  最好的方式就是,根本不需要亲生父母说什么,也不需要什么谅解不谅解,该抓的抓,该判的判。

  小孩就算当时没有醒悟,迟早也会明白。不需要让小孩或者父母来决定是不是追究责任。买主和人贩子都应该直接受到法律惩罚。

  郭刚堂失去孩子时,孩子2岁,从那时开始,孩子生死未卜,自己踏上漫漫寻子路。

  孙海洋失去孩子时,孩子4岁,从那时开始,孩子生死未卜,自己踏上漫漫寻子路。

  无论郭刚堂的孩子,还是孙海洋的孩子,当被亲生父母找到后,都选择了与养父母继续生活在一起。

  换句话说,无论对于郭刚堂,还是对于孙海洋,在孩子丢失的那一刹那,就已经注定丢失了。

  我评价这个新闻,不是在为孙海洋难过,因为几个月前,他经历过的这一切,郭刚堂都经历过。

  我更不会谴责两个孩子,他们一个2岁丢失,一个4岁丢失,十几年,二十几年后,你把一对陌生人摆在他面前,让他理解这才是父母,对不起,他们真的做不到,因为没有记忆。

  昔日买郭刚堂2岁儿子的买家,并不是没有孩子,有,而且有两个,有两个闺女。他想要的不是孩子,而是儿子,也就是当地所谓的传宗接代。

  换句话说,他要买一个男孩子,这才是他的目的,这也是郭刚堂2岁儿子被贩卖的市场环境。

  你说他买了之后虐待这孩子了么?并没有。他抚养这个孩子,供他念大学,甚至剥夺自己两个女儿念书的机会,也要供这个买来的男孩子念大学。

  我们站在不知情的角度,郭刚堂丢失的这个孩子,当然对养父母有感情,甚至我相信他对姐姐们都有感情。

  打个比方,假如张三,出钱,让人把隔壁老王给绑架了,比如绑个十来年,二十几年,直到被警方查出,老王才获救。

  那我们再想,如果张三出钱,雇人把老王绑了去,安排进入自己的传销集团,每天洗脑,让老王认为张三才是自己亲爸爸,那你觉得什么罪?

  所以我们现在回来看,这两对所谓的“养父母”,和雇凶绑架的张三,有没有实质上的区别?

  所谓有,体现在张三是目标明确的,他雇凶绑架的就是老王,这个老王是被指定的。

  所谓没有,体现在这两个所谓的“养父母”,他们没有指定必须是孙海洋,或者郭刚堂的儿子,而是说,随便谁家孩子都行。

  你剥夺老王十几,二十几年的时间,判你无期都是轻的,你剥夺这个孩子乃至他背后的家庭十几,二十几年的时间,为什么不判你呢?

  你搞个传销集团,对员工忽悠洗脑都是有罪的,你忽悠一个根本与你素昧平生的人管你叫爸爸,为什么就不是罪行呢?

  我很坦率地讲,买卖儿童中的买家,从构成伤害的角度看,与买凶杀人,买凶绑架,并无区别,如果大家讲道理,理应执行死刑,明正典刑。

  为什么不?为什么明明合理的事情没有执行,为什么这么多买家逃避了法律的制裁?我想,和保护儿童的处境有关。

  如果丢失者众,你处罚的深,难免买家,包括人贩子在内,会杀害这个儿童,甚至贩卖器官。

  这是过去无法对买家惩罚,对人贩子严惩的天然限制,就像我们都看到了一只耗子,都有心杀了它,无奈它待在花瓶旁边,我们迟迟无法动手。

  随着城市里摄像头密布,随着人口登记,普查,互联网,定位一系列手段的铺开。如今想要再丢人,难度系数比80年代,90年代,包括00年初,要困难的多得多。

  但是,三年内主动坦诚的,免责,五年内主动坦诚的,罪责减轻一半。五年以上仍不悔改的,一经发现,从严从重处理。

  从下达最后通牒开始倒计时,对于贩卖儿童者,包括买家,不断的加重惩罚,不断的加大围剿的力度。

  说到底,法律的本质就是预期管理。而随着技术的一日千里,随着买家手里的孩子越长越大,婴儿越来越少,他们的筹码越来越小,我们严惩的时机也越来越近。

  所谓治未病,不治已病。如果你始终为了这个买家手里的人质迁就,甚至当人质解救后,仍然为人质的精神状态迁就,那我们所有人,就都被犯罪分子绑架了。

  他们不是养父母,法律上从来也不认,他们就是劫匪,而他们买的孩子,就是人质。

  劫匪,迟早要击毙的,我们暂时没有击毙,只是出于对人质安全的考虑,这个考虑,是有时限的。

  如果我们总是这样犹豫,只会纵容更多的劫匪,因为我们给了劫匪们一种软弱可欺的预期。

  所以我强烈呼吁,严惩买家的时机到了,原因无他,技术手段使得买家手里的儿童,越来越少,人质,越来越少。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记者查阅发现,在今年9月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局长刘忠义介绍,备受群众关注的盗抢儿童案件年发案降至20起左右,破案率达95%以上。

  年发案20起这个数字,相较于我们的人口规模来说,发案率已经是极低了。这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数据,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缓网民要求惩治养父母的执念。

  早在2009年,公安部就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打拐DNA信息库,及时采集被拐儿童父母和疑似被拐人员DNA信息,持续组织开展技术比对会战,已成功找回历年来被拐儿童10764名。

  2016年5月上线的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又称“团圆”打拐系统),以失踪地为中心,通过移动应用软件向群众推送失踪儿童信息,实现快速查找。至今共发布4863条儿童失踪信息,找回儿童4792名,找回率98.5%。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