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三国时期李丰和张缉不惜手写血书面见夏侯玄所为何事

发布日期:2022-05-18 14:28   来源:未知   阅读:

  将夏侯玄卷入是非当中的人一共有两个,一个是中书令李丰,一个则是张皇后的父亲、光禄大夫张缉。这两个人同他是可以推心置腹的挚友。李丰字安国(一说字宣国),冯翊东县(今陕西大荔一带)人。

  李丰在邺下地区还是平民时就因为品性纯洁,善于品评人物,得到人们一致称簧。后来随父亲到了军队后,因为为人仗义、品行端正,也很受人尊重,声望就这样一天天兴盛起来。当时有很多人都慕名而来,希望能够与他交朋友。

  李义看到儿子能够有这么高的关注度,心中非常高兴。但与此同时,作为父亲,他不希望儿子将大把的时间浪费在朋友的应酬上。于是有一天晚上,在与儿子闲聊的时候,他语重心长地点拨道:

  “安国啊,虽说你现在受到这么多人的欢迎,但这毕竟都是暂时的,可千万不要因为这样就把大把的时间浪费掉。你还应该趁年轻,抓紧时间好好读书,以后也好考取功名。这样的话,不仅你出人头地,咱们李家也可以光耀门楣、光宗耀祖啊。”

  李丰听父亲这么说,不禁露出了羞赧的表情。父亲说得没错,这段时间因为结交朋友,他确实是浪费了很多时间,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好好静下心来读书了。想到这里,他遂款意地说道:父亲放心,儿子知错了。我一定从现在开始静下心来好好读书,争取早日赢得功名。”

  “嗯。”李义听儿子这么说,非常高兴,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这才对嘛,安国,虽说你爹只是个行伍里的大老粗,没有读过太多的书。但是也希望你能像夏侯家的那个孩子一样,成为鼎鼎有名的大才子。这样吧,以后你如果有时间,就多跟那孩子来往,爹觉得他以后对你的帮助应该挺大的。”

  “是。”李丰点了点头,他早就听说过夏侯玄的名气,对方虽说比自己还要年轻,但却是鼎鼎大名。如今既然父亲对他给予这么高的希冀,那他就应该好好努力,争取尽快向夏侯玄看齐。都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果然,从那天开始,李丰终日都在家里读书。也正是在坚持不懈的努力和明确目标的指引下,他成了名噪一时的才子,竟然真的能同偶像夏侯玄比肩。

  不仅如此,这两个志同道合的年轻人通过一系列的交往,还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起初,魏明帝还是太子时,因为李丰还在研习学问,所以并没有引起他太多的关注。等他登上帝位后,有一次在接见一位东吴的降将时,无意中问对方:“你在江东的时候,听说中原地区谁可以称得上是名士?”降将回答道:“启禀皇上,我听说过李安国。”

  魏明帝听到这个回答,心中不觉很是讶异。李安国?嗯,这个名字朕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个人要是真的很有名,那朕可得好好重用。想到这里,魏明帝便好奇地问左右臣子道:“这个李安国是谁啊?”这个时候,李丰已经担任黄门郎,于是左右臣子立刻回答道:“李丰的字乃安国。”

  魏明帝恍然大悟道:“哦?这么说他的名气竟然已经传到江东地区了,既然是这样,那朕可得好好地重用才是。”于是,很快李丰就被转任为骑都尉、给事中。随后,又担任了永宁太仆,只不过遗憾的是,因为他不愿意和司马氏相勾结,就没有得到重用。正始年间,李丰升迁为侍中尚书仆射。

  因为看不惯司马家在朝中一手遮天,他经常借口生病不上朝。按照当时官员管理制度,凡是官员,不论等级品位高低,生病达到一百天就要被解除官职。也正因为是这样,李丰经常会在生病几十天后突然好转,然后在上朝一段时间后又突然卧病在床,周而复始地折腾了好几年。

  同时,李丰仗着自己的儿子李韬是驸马,表面上和司马家周旋,心中却对对方很是鄙夷。他常常告诫同样当官的弟弟李翼和李伟,既然身为曹魏之臣,那么凡事就应该以主公的利益为先,千万不能因为心存忌惮便与乱臣贼子同流合污。就这样,作为朝廷的命官,他一方面小心翼翼地在当权者之中保全自己,同时也尽力支持皇上的各项决议。

  嘉平四年(公元252年),李丰在大将军司马师的举荐下当了中书令。就是从这以后,他通过自己的职务之便,对司马家族的野心有了更多的了解,与此同时,他也越来越为曹魏风雨飘摇的命运担忧。在李丰看来,身为曹魏之臣,就必须要做精忠之事,为主分忧。只有这样,才能让良心真正得以安宁。

  当时,太常夏侯玄在天下极有威望,但因为与曹家是亲戚,所以不能出任有权势的职位,平时常常怏快不乐;张缉虽然贵为国丈,但却被司马师免去郡守之职闲居在家,很不得意。李丰思来想去,决定联合他二人共同起事。

  为了探明夏侯玄的心意,李丰先是借朋友之名设下酒宴,利用宴请之机旁敲侧击地询问其想法。夏侯玄虽然知晓李丰的意思,但碍于种种形势,并没有表露心迹。李丰见对方这般,虽然没继续追问,却也猜出个七七八八,故决定转为结交张缉,等到推翻司马师,再立夏侯玄做大将军。

  张缉是曹魏凉州刺史张既的儿子,黄初四年(公元223年),张既去世,张缉继承了父亲西乡侯的爵位。太和年间,魏明帝提拔了张缉。后来,张缉又以中书郎升迁为东莞郡太守,他多次向朝廷分析东吴和蜀汉的形势。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贤能之臣。却因为是皇亲国戚遭到了司马师的猜忌,无奈地赋闲在家,故心中对司马师很是反感。当李丰到府中找张缉,并将计划全盘托出后,张缉想都没多想,便爽快地答应了。在张缉看来,李丰此时手握重权,他二人不仅是同乡,又同为皇亲国咸,这样的关系肯定是值得信任的。

  李丰见张缉答应,很是高兴。于是便暗地命令他的弟弟、充州刺史李翼请求人朝,想使他率兵进来,合力起事。但是司马师对李丰一直有所防范,所以李翼请求朝见的奏书并没有获得批准。随后,李丰和张缉又前往太常府面见夏侯玄,此次为了能够让对方支持他们,李丰和张缉还提前下了一番功夫,咬破手指写了封血书。

  夏侯府,夏侯玄正独自在书房喝茶,这些日子因为司马师屡次三番向少帝发起挑衅,搞得他心中甚是烦躁。今日早朝下得早,刚想一个人好好清静一下,却不想管事突然进屋禀报,说李丰和张缉二人不请自来。

  嗯?他二人又来做什么呢?夏侯玄心中不禁疑虑重重。还记得前段时间李丰曾经问过自己对司马家掌权之事的看法,难道今日他们是为此事来的吗?等会儿见面,自己还得小心些才是。夏侯玄边在心中默默地提醒着自己,边向侧厅的方向走去。

  侧厅,李丰和张缉正焦急地踱着步。他们看到夏侯玄前来,连忙迎上前去。“李大人、张大人,你们今日来我府中所为何事?”双方寒暄片刻,夏侯玄询问道。李丰和张缉听到问话,先是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同时跪到了地上。“李大人、张大人,你们这是干什么?还不快快起来!”夏侯玄先是一惊,随即来到李丰和张缉面前,焦急地说道。

  “太常大人,求求你救救皇上吧,司马师狼子野心,一心想要为难皇上,满朝文武又都懦弱不堪,唯有您能救皇上啊。”李丰哭诉道。

  “是啊,只要太常大人您答应继大将军位,我曹魏就定然有救。还请大将军看在老夫的面子上,答应这个要求。”张缉也不禁老泪纵横,苦苦哀求道。“这”夏侯玄听李丰和张缉二人如是说,顿时有些犯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ower by DedeCms